最新帖子 社区服务 统计排行
主题 : 蛮女驭狂龙
级别: 新手上路
UID: 364689
精华: 0
发帖: 57
金钱: 9 RMB
威望: 52 点
贡献值: 0 点
邀请币: 1065 个
注册时间: 2018-10-28
楼主  发表于: 11-08

蛮女驭狂龙

 世纪末即将来临,人心惶惶、异象纷乱而起。世界正由几股强势的力量所瓜分,尤其以懂得团结奥妙的势力最为强劲,因此能在险象环生的黑白道中,不被外力所侵吞、不因势单力薄而化为乌有。

  其中,百年来有个自中国发源,慢慢扩散、蔓延往世界各地的一个龙族传说;正是如今主宰世纪的几道强猛洪流之中,最为人所知而不敢侵犯的一股力量。这股力量的主人们,正是由世界各地亚裔所掌控的“阙龙门”。

  在众说纷纭的传说里,力量足以颠倒乾坤、呼风唤雨的“阙龙门”,的确为各道所熟悉,是个许多组织皆盼能与之维持友好关系,且拥有难以评估的庞大势力。

  天下间的人事物,有可能绝对的“黑”,自然也有可能绝对的“白”。不能否认的是,介于其中的,还有所谓的“灰色地带”。简而言之,阙龙门就是这样一个介于黑白世界之间的组织。

  据侧面了解,阙龙门对黑白两道皆拥有强烈的影响力,不管是在黑道、商界、政治界间,都拥有一种奇异的超然地位。既非主流黑道,亦非单纯化的一个商业组织;听说各国许多足以动摇经济的金融机构、连锁企业体,背后暗存的那只辅助遥控的“黑手”,便是这个惊人的庞大组织。

  虽众说纷纭,然而阙龙门实分九门,亦由九人个别领导。以日本的“暗龙”为首,分九龙领导散布于世界各地,各司一片天地。

  正因阙龙门有九条龙领导,在江湖上翻云覆雨创造无数传说,以至于在华人组织里,被称为“九龙会”。

  也因此,才有了所谓的九龙传说……

  日月兼并,风云变色,

  玉梦转承,青银交替;

  黑暗时代,于焉降临。

  所谓阙龙九门,指的就是——

  暗龙所领导的“黑门”

  赤龙所领导的“光门”

  月龙所领导的“华门”

  风龙所领导的“风门”

  云龙所领导的“云门”

  玉龙所领导的“玉门”

  梦龙所领导的“梦门”

  青龙所领导的“青门”

  银龙所领导的“银门”

  九龙相知相惜、相辅相成,长年来不常聚首,但是对彼此却有心照不宣的义气与忠诚。九龙之间谈不上交情深厚,也没有朋友间该有的热络,但彼此间的默契却不容置疑,绝对关心彼此。

  或许他们之间的情谊,就如君子之交淡如水,源远流长且生生不息。

  说来,他们也许算不上“朋友”。应该这么说,生死与共的他们,构成一个如网状般的生命共同体,他们是在互依互存的情势之下,歃血立盟所产生的同伴。

  九龙在世界各地各领风骚,玩弄各道脉动于股掌。当他们现身于人前时,未必以阙龙门领导身份示人,以至于外头真正认识阙龙九门领导的人寥寥可数。

  想当然耳,九龙给世人的印象,以“神龙见首不见尾”形容最为恰当。

  目前引领阙龙门踏着前人稳固根基的九龙,凭着高度的聪颖智慧,以及卓越的领导能力,以火烧平原般迅雷不及掩耳的惊人速度,将九龙组织推向高峰,迎向新世纪。

  处于世纪末的乱象中却悠然自得,倒没随不安定的人心惶动,反而视忙碌为平常。不过未来的几年,忙到不常聚首的九龙,将出乎九人计划之外的频繁聚首。

  人事可定,世事难料,未来几年星象异常,不仅世人能感受,九尾红鉴星动的龙主。亦难逃世纪末洪水猛兽般的巨变;加上阙龙门上任退隐法国的龙首唐傲雨,近年来对惯于形单影只的九龙起了不满。

  影子组织在唐傲雨隐退前几年,便在暗处以稳固的方式形成、建立雏形。自唐傲雨认定隐退时机已到,便将全部心力转入影子组织,更加巩固组织,使其加速成长。各国政府定难以料想,如今其下各个机密机构的高级情报人员,许多便是出自这个组织。

  他所训练的“影子”分发到阙龙九门的各组织,影子除了像日本忍者般擅长隐身、身手利落、能成为影子般的隐形保镖之外,也专长于搜集情报.以助阙龙门组织发展,并用来和各国机密机构交换情报。

  近两年,唐傲雨所训练的影子组织,已能自行运作不息。于是他将注意力渐渐转移他处,也造成九龙间的互动频繁起来。

  沙风卷恋起

  驹驰情万里

  征龙驯蛮女

  蛮女驭狂龙

  冥冥解终话

  孤情定巧蛮
 阿拉伯 利雅德市集广场

  本该热闹的市集,在艳阳高照的此刻,显得异常冷清。

  人群早在一刻钟前散去。

  不难从物品凌乱四散以及遍地的死伤人数看出,这个广场上刚起过不小的冲突。基本上,只要是能动的早就爬走了,所以广场上不见任何“生人”。

  一脚踢开脚下横阵的尸体,身后跟着数人走进广场的高大男子,锐利如鹰的眼眸四下梭巡,像是在评估这场交战之后哪方的存活率较高。

  为首的他,不管是身高或气势,都是如此地引人注目。

  纵使以白色长巾蒙面,穿着阿拉伯服饰鹤立鸡群的魁梧男子,仅仅露出一对桀骜不驯的黑眸,给人的震慑力仍令人难以抵抗。

  从他没有遮蔽物的大手和眼部肌肤,不难想象他有一身健康的古铜肤色。在刺目的阳光照射下,沐浴在金色光线中的他,俨然君临天下的王者。

  哼,太炫目了!让人看了自惭形秽,令人生厌!

  躲在角落窥伺的深棕色眼眸直盯着他,机灵地移动着身体,也打探着广场上新出现的人,眸中带着不以为然的厌恶,心中极为鄙夷。

  “谁?”为首的男子,突然转向右后方厉声疾问,目光像箭矢直射目标处。

  几乎在那人出声的同一瞬间,散于四处检视的男子迅速移动,在他四周形成密不通风的防护网。立即进入警备状态,动作之快令人咋舌。

  该死,怎么会踢到垃圾!阿氐蛮僵在原地,暗自在心底喊糟。

  带头的魁梧男子一个眼神,他身后的属下便朝声源处飞步而去。不消片刻,躲在角落的阿氐蛮就被揪了出来,将她押到那为首的魁梧男子面前。

  “放开我!”就算徒劳无功,阿氐蛮还是不断挣扎。

  近在咫尺的距离,让阿氐蛮更感受到这魁梧男子给人的压迫感。

  阿氐蛮怎么也想不到,眼前这令人感到压迫力十足的男子,就是传说中在黑白两道里叱咤风云、各界都不敢妄动的“风门”领导——风龙。

  睨视着眼前穿着过大白色长袖罩衫、显得有些局促不安的小不点,只露出双眼的风龙仿佛在思考些什么。

  “你是哪边的人?”终于,他开了口,却是冷漠的语气。

  “我听不懂你的话……”阿氐蛮以阿拉伯语回话,有些紧张的声音里难掩倔强。

  识时务者为俊杰,再笨的人也不会在此刻表现出鄙夷对方的态度。

  “小鬼,别跟我装傻!”风龙皱起眉头,态度已有些不耐。

  “死大个,你说谁是小鬼!”听见他的话,阿氐蛮忍不住大吼,几乎想跳起来踢他。若不是被人压制住,她真的会跳起来踢人。

  或许是自卑感作祟,她最讨厌被人当小鬼头看待。

  和他这种大块头比起来,她的个子是小了点,但她可不是小鬼。

  风龙打量着这个少说矮他四五十公分的小鬼,直言无讳地说:“除了你,并没有其他的小鬼站在我面前,很明显不是吗?”

  风龙的口气直讽对方多此一问。环绕和压制阿氐蛮的人,一个个全都人高马大,的确没有一个适合于“小鬼”这名词。

  那张脏兮兮的小脸,看上去就是只有十几岁,不是小鬼是什么。

  当真是初生之犊不畏虎。这小鬼受制于人,小命堪虑之际火气还敢这么大,倒是令他感到一丝赞赏,他一向喜欢有骨气的人。

  阿氐蛮迎视风龙傲慢的目光,气得牙痒痒却找不到话反驳。

  站在风龙旁边始终未曾离开的男子,突然侧身在他耳边说了些话。隐约中,那男子朝她瞥来一眼。阿氐蛮似乎可以看见他眼中的笑意。这时她才注意到,那个也以长巾蒙面的男子,有对清俊神秘的黑眸,露出的肤色不似其他人,属健康的古铜色。与引人注目的风龙不同,他是那种令人难以忽略的人。

  除了他们两个人以外,其他人如同一般阿拉伯男子的打扮,并未以长巾蒙面。轻易可见这两人的身份与众不同。

  环顾一圈之后,阿氐蛮终于发现,其他人的皮肤虽黝黑却全是东方人。

  风龙使了个眼神,压制住阿氐蛮的人立即松了手。他觉得雨说得有道理,这个脏兮兮的小鬼八成是个流浪儿,跟两边的人都没关系。就算拷问这个小鬼,也无法找出那本名册的下落。

  就算双手获得自由,阿氐蛮对他们仍是充满戒备,不敢掉以轻心。

  很明显,那么多人围在她周围,她要落跑的成功机率并不高。

  有对漂亮眼眸的东方男子,微笑地走到她的面前.抬起白色衣袖替她抹了抹脸。阿氐蛮无法面对这突发状况,导致整个人呆若木鸡无法动弹。

  别说她不知如何反应,面面相觑的众人也微感讶异。

  “你在做什么?”风龙忍不住问。

  “蛮可爱的嘛!”不在意弄脏了雪白的衣袖,没理会风门老大的唐傲雨兀自笑道。他甚至伸出手去捏捏她的双颊,似乎愈玩愈起劲。

  呵,若是瑾,一定会喜欢这个小娃儿。

  回神后大感受辱的阿氐蛮,当场抓住他的手就用力咬下去。

  所有的人都变了脸色,包括风龙在内。若非被咬一大口的人若无其事,抬起另一只手要他们别轻举妄动,他们早将阿氐蛮抓开来剥皮。

  发现对方无动于衷,阿氐蛮才慢慢松开紧咬对方手臂的牙齿。

  抬起眼。他竟然是以含笑的眼神望着她。

  转头一望,阿氐蛮瑟缩了下,其他人脸上都写着怒不可遏的杀意。这个人的身份和重要性不言而明。

  “你走吧!”

  阿氐蛮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,怀疑他是不是有问题。她那么用力咬他一口,他却要放她走?尽管其他人好像都想啃了她的样子。

  “你不走,等我转过身,待会儿就没人救得了你。”摸摸被她咬伤的手臂,他笑容可掬地提醒。

  犹豫数秒,阿氐蛮拔腿就跑,头也不回地冲离一群目露凶光的人。

  风龙瞪着那远去的背影,似要说什么又忍了下来。

  “阿拉伯真不是人住的地方,热成这个鬼样。”缓缓揭下蒙面的长巾,唐傲雨那张清俊不老、带着淡淡笑意的脸孔立现。

  些微的汗水在他的双颊闪着晶莹的水光。

  “去找亚季、去找亚书,没人叫你来找我,忍受这见鬼的热天气!”心情恶劣,风龙显得有些气怒,转头就去处理未解决的问题。

  教人火大的个性!上回被行刺所受的伤刚痊愈而已,这老头还那么不珍惜自己。雨这次来阿拉伯,肯定不安好心眼,想到这里风龙的心情更坏了。

  孤这孩子火气可真大,被咬的人又不是他。耸耸肩,唐傲雨仍是微笑。望着他们去处理广场上的尸体,倒是没再说什么。

  话说回来……不来怎么行呢?唐傲雨的眼神转向阿氐蛮消失的方向。

  不来,就不会发现那个有趣的小东西了。

  ☆☆☆[url]www.4yt.net
描述
快速回复

认证码:

按"Ctrl+Enter"直接提交

      奔驰宝马注册送55元    MG电子游戏注册送77元    神话真人真錢赌博

      色友推荐【凤凰娱乐】    皇冠赌场:AV女忧在线发牌    玩家推荐【彩票投注】    华人首家赌场【吉祥坊】